您好,欢迎来到魅力岭南 !登录|免费注册进入人民网

创作不朽于时代的岭南新山水(组图)

时间:2014-11-03

 

方土西樵山写生稿。
方土西樵山写生稿。

 

画家宋陆京丹霞山写生稿。
画家宋陆京丹霞山写生稿。

 

画家陈水兴罗浮山写生稿。
画家陈水兴罗浮山写生稿。
画家吴洁聪鼎湖山写生稿。
画家吴洁聪鼎湖山写生稿。
“广东四大名山画卷创作活动研讨会”现场。


  “广东四大名山画卷创作活动研讨会”现场。

  李细华 摄


  10月20日,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指导,广州画院、广东美术馆、南方日报社共同主办,广东省中国画学会(筹)协办,“广州国画青苗画家培育计划”课题组承办的“山不在高—广东四大名山画卷创作活动”研讨会,在南方日报社举行。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广东省文明办主任顾作义,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辑、南方日报社总编辑王更辉,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吴卫光,广东省文联副主席、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李劲堃,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永,广州画院院长、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方土等出席了这次会议。

  本次创作研讨会,是主办方就广东四大名山创作写生活动举行的第一次创作会议。今年7月21日,“山不在高—广东四大名山画卷创作活动”正式启动后,众多广东山水画家先后走进四大名山采风、雅集,共同挖掘广东的山水文化内涵。目前,活动写生阶段已告一段落。研讨会旨在对前期采风进行总结,对写生作品进行集中回顾、点评,并为下一阶段的画卷创作做好铺垫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在文艺座谈会上指出,文艺要“服务人民、书写时代”。此次广东四大名山创作写生活动,是广东美术界响应这一文艺创作精神的具体行动。昨天的研讨会上,画家们与人文学科学者相互切磋,开启一项发掘“岭南文脉”的系统美术工程,以求催生蕴含岭南文化精神的新的精品力作。顾作义期望,希望画家们深入生活、深入现实去感悟、体会和锻炼,挖掘出“广东四大名山”的人文意蕴,创作出经典传世之作,留给后人一笔文化财富。通过进一步丰富画卷表达,让整个创作融入到广东省文化建设的大潮流中,为岭南美术创作的进一步发展做贡献。

     题材·画什么

    虚实结合,从自然风物汲取人文情怀

  本次研讨会上,“广东四大名山”画卷究竟应该“画什么”的问题,引起了与会专家的热烈讨论。广东四大名山’每一座的内涵都不尽相同。”身为广东人的原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卢延光,对“四大名山”的文化内涵如数家珍、娓娓道来:鼎湖山与中原文化接触最早,罗浮山与道教文化有着密切关联,丹霞山是禅宗的发源地,而西樵山则是新儒家的代名词。

  广东四大名山’虽然名声在外,但有很多地方都还没有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。西樵山的南海观音、丹霞山的石寨、鼎湖山的白云寺,都值得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认为,“四大名山”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都应得到完整的体现。只有充分挖掘名山背后的宗教、民俗文化底蕴,才能创作出具有划时代价值、可以产生流传后世的精品。

  “画家们不但要在创作中注入足够的人文情怀,还应该思考,究竟这些岭南山水与这里生长起来的艺术本身具有怎样的关系?”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杨小彦提出,画家们在山水画创作中更应意识到自身所处的地位。而只有画家们将当代、传统与个人情感结合起来时,才能创作出优秀的山水作品。

  如何在有限的纸面上,用笔下丹青抒写如此丰富厚重的岭南文化元素,与会专家纷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李劲堃认为,山水作品的重要性与作品规模的大小无关:“不少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,其实尺幅并不大。他们之所以为世人留下良好的印象,就是因为他们能勾引起我们的遐想。他们描绘的虽然是‘眼前之物’,笔意却带出了当时的人文精神。”

  “通过一幅长卷表达名山背后‘大而全’的信息是不可能的,关键在于书画的构图、意境和笔墨线条,代表性景物只能有选择地在画面上体现。”广州画院理论研究室主任张足春建议,画家可以选择具有不同地域特色的风物,以小见大地展现“四大名山”的人文特点:“比如,罗浮山应该突出荔枝,以体现‘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’的诗意,而丹霞山的相思豆也别能反映出南国情调的意蕴。”

  广州美术学院艺术管理学系主任胡斌则认为,“四大名山”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都需要有侧重的表达,而对标志性景点的选取也无需刻意。“傅抱石、李可染等很多大师的作品都没有出现任何地标,在写生之外进行文化寓意的延展更为重要。”不少专家还建议,画卷可以采取诗、书、画、赋结合的形式,以文学的形式弥补视觉体验的不足。

    风格·怎么画

    推陈出新,创作岭南山水新图式

  近年来,无论国画界还是油画界,正在掀起一股“回归写生”的创作热潮。“广东四大名山”画卷创作活动,也在潮流中独树一帜。“艺术讲求‘源于生活、高于生活’,但这首先需要我们‘面对生活’。”杨小彦表示。

  画卷的“创作”与“写生”之间如何取得平衡,与会专家之间进行了观点上的交锋。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吴卫光认为,国画界一直都有“师造化”的传统。当前画坛存在远离生活的风气,而“四大名山”写生活动则有助于当代画家回归生活这一艺术创作的源泉。但卢延光直言,画卷创作不能停留在写生的表面:“现在有不少山水长卷,只是在写生基础上增添了一些个人风格,整体上却无法体现出鲜明的艺术特色。我们更需要时代精神的个性表现。”

  长卷是一种传统的国画体例。历代著名画家曾以这一体例创作出《富春山居图》、《清明上河图》等脍炙人口的经典之作。然而,悠久的历史也让长卷形成了规律性的套路,为艺术上的创新带来了不少难度。面对日趋程式化的山水语言,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永道出了他的担忧:广东四大名山’的画卷要在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,必须与其他地域的山水长卷拉开距离。”

  卢延光分析道,由于过去广东本地山水画家受江浙画家的影响严重,真正的岭南特色反而被冲淡,导致很多作品丧失与北方国画传统相区别的“岭南味道”。他认为,将来形成的作品更应留住“折衷中西”的艺术特色,才能反映出岭南人的海洋文化特点。

  “当然,我们创作的山水图式,也不能停留在‘二高一陈’创作的景观上。”杨小彦对此作出补充。他认为,“广东四大名山”画卷创作需要对岭南文化进行深度发掘,将“名山”的自然景观转化为深层次的文化理解,从而创作出一种超越地域文化的艺术图式,在长卷纸中展现出一种岭南新的文化景观,形成独特的风格。这一命题的破解,将成为主创团队面临的一大考验。

  “我们现在许多山水作品,往往从民国、甚至更传统的图式中寻找灵感,但当代的艺术视角应该放得更开。”胡斌也提出了自己的独到之见:“传统上,很多画家都喜欢通过云雾或题诗,作为画卷之间的桥接,但在新水墨作品中,我们也可以使用现代平面构成的方式进行表达。”他认为,画卷甚至可以大胆采取蒙太奇的电影手法进行切换,将古典与当代、宏观与微观这些不同时空的绘画元素,拼贴成一幅完整的画卷。

  听取了专家们的意见,方土也对本次活动的“画卷创作”进行了点题。“我们当初之所以将活动命名为‘画卷创作’而非‘长卷创作’,就是为了让每位画家都可以作更多的尝试。”他解释,“画卷”除长卷外,对于广东四大名山的创作还包括册页等形式,目的在于保证艺术创作的灵活性。

  “艺术家需要通过对艺术语言的引领,让观众们感受到艺术背后更丰富的可能性。这正是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所在,也是此次四大名山创作的一个目的。”方土总结道。

     名家意见

    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广东省文明办主任 顾作义

  发掘岭南文脉,打造传世之作

  对艺术家的创作我提出三个想法:第一,希望这次的创作出精品,出传世之作,后人就无须再画四大名山的题材;第二,希望画家们深入生活、在现实中感悟、体会和锻炼,留给后人一笔艺术财富;第三,希望能够借创作完成对岭南文化的一次挖掘,提升广东四大名山知名度。

    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辑、南方日报社总编辑 王更辉

  为美术寻根之旅灌注人文精神

  “广东四大名山画卷创作活动”是一次文化的寻根、也是一次美术的寻根,填补了广东美术创作此前的空白。研讨会借助专家们的学识和视角,为四大名山画卷的创作注入更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人文精神,必将创作出代表时代精神气息、有深刻文化内涵的新的经典美术作品。

    广东省文联副主席、广东省美协副主席 李劲堃

  打造“精品”应超越“眼前之物”

  一幅山水画是否“精品”,并不是单从它的“大”和“长”来考虑的。许多经典的长卷所以能为后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都是由于勾起了我们对古典文化情怀的遐想。创作“四大名山”画卷也不应单纯描绘“眼前之物”,更重要的是借此将岭南人文的精神勾勒出来,让观众从画卷中收获到更多的思考。

    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杨小彦

  要创作出超越地域的视觉图式

  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。体验生活首先要面对生活。目前,美术界再次掀起的写生高潮,对当代画家的艺术创作具有深远的意义。我们广东画家更应在创作室,思考岭南自然、人文景观和艺术之间的关系,创作出能够反映出地方文化形象的视觉图式,这将为美术界的精英带来重大考验。

    原广州市美协主席 卢延光

  山水作品需保留“岭南味道”

 

 

      过去,广东山水画家受到江浙画家的影响很深,岭南特色反而被弱化。“广东四大名山画卷创作活动”是我们寻求突破和转变的一个契机,我们的青年画家需要特别注意在作品中保留这种“岭南味道”。我们既要强调中华文化的根基,也要强化岭南文化的特色,才能使我们的作品展现出与北方画派不同的魅力。

 

 


    广州美术学院艺术管理学系主任、副教授胡斌

  画卷创作可借用当代艺术手法

  当代画家的艺术创作不应单纯借鉴古典的艺术图式,而应该将视野放宽。当前新水墨的艺术家,已经创造出许多崭新的艺术处理手法。我们也需要在艺术手法和构图上呈现出当下的面貌,才能使作品流露出新的时代气息。

专题撰文:南方日报记者 杨逸

  见习记者 陈龙

  实习生 杨正锋 陈孝文

 

上一篇:岭南美术馆举行馆藏人物画精品展下一篇:广东东莞启动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