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魅力岭南 !登录|免费注册进入人民网
粤剧红派创始人红线女
红线女,原名邝健廉,广东开平人,粤剧红派创始人。
  其代表曲《荔枝颂》、《珠江礼赞》、《昭君出塞》被视为粤剧唱腔的经典。
  2009年获得“中国戏剧终身成就奖”。
  “2013年12月8日晚20时35分,红线女因突发急性心肌梗死在广州去世,享年89岁。”当晚11时,“广东粤剧院”官方微博发布的这条消息瞬间传遍南粤大地,从粤剧业界到广大爱好者,涌来无尽的悲伤和深切的追忆。

传奇的红线女

  “她把粤剧艺术推到辉煌,用什么语言来赞美都不为过”

  “情如荔蜜甜,心比荔枝果核更细致,荔枝花开香万里,荔枝,听我来为荔枝唱颂词……”11月30日晚,一曲《荔枝颂》,回荡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里,参加广州粤剧团60周年志庆晚会的几千名观众深受震撼,难以置信89岁的红线女竟有这样的精气神。

  清脆圆润的嗓音,是红线女的天赋;深情的表达,是她独特唱腔的精华。那一晚,最后一句“卖荔枝——”,“枝”字如西方花式花腔层层翻叠,随之滑出一个高调,红线女的手空中一收,将声音收归体魄,引来掌声雷动。

  没想到,这竟成了她的绝唱。

  红线女本不姓红,原名叫邝健廉,外祖父、舅舅、舅母都是粤剧名伶。因为喜欢“红线盗盒”的侠义故事,改艺名为红线女。在她六七岁时,就会唱3首曲子,13岁时开始跟随舅母何芙莲学戏。红线女唱了70多年,也红了70多年,所演剧目无不成为经典,《关汉卿》、《昭君出塞》、《李香君》、《搜书院》等皆是耳熟能详的名作。

  更重要的是,红线女在继承粤剧名旦董华唱腔的基础上,吸收京剧、昆曲、歌剧和西洋歌唱技巧,开创了独树一帜的“红腔”,是当代粤剧舞台上流传最广的唱腔流派。因为她在北京的出色演出,周总理把“南国红豆”的赞誉给了粤剧。也因为红线女和她的丈夫马师曾,粤剧突破了地域障碍,成了闻名全国的大剧种。

  听闻老师去世,粤剧头号花旦倪惠英痛心不已。“她的艺术成就登峰造极,她把粤剧艺术推到最辉煌,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广泛影响力的旗帜性人物,用什么语言来赞美都不为过。”

有根的红线女

  “我觉得自己的命运好像一只没有线的风筝,直到1955年的国庆”

  早在二三十岁时,红线女就已在港澳和东南亚红极一时。“每次看到人家放风筝,我就觉得自己的命运始终好像一只没有线的风筝,直到1955年的国庆。”那一年,红线女来到北京,感受到新中国对文艺工作者的重视,当即决定回来。

  找到根的红线女,始终没有忘记自己“劳动人民的红线女”本色。她认为,粤剧要走一条充满活力的创新之路,粤剧演员要常常思考如何将传统与现代结合。她更鼓励演员们“多到基层演出,听取群众意见”。

  一生中,红线女几乎拿遍一个艺术家可以获得的所有荣誉。但她最终想做的,只是在粤剧不景气的今天,身体力行,为这门艺术尽毕生之力。“我老了,人也不好看,站得也不好看,但是我的心是最好的。”11月13日晚,红线女又登台首届广府人恳亲大会,没有拄拐棍,也不用人搀扶,献唱《荔枝颂》。在这之前,她已因腰痛,住了10多天医院。演出开始前,她更早早准备,对这首演绎过无数次的成名曲,竟还要浅吟低唱、酝酿感觉。

  “想起当年她曾对我谈及粤剧发展的胸怀高论,那种令人敬佩不已的敬业乐业创业精神,永远鼓舞着后辈努力。”广州市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刘小钢说。

  如果说,“成戏不成人”是76年前父亲对女儿不得不走上从艺之路的担忧;那么76年来,红线女终于走出了一条“成戏又成人”的传奇之路。

不老的红线女

  “粤剧看前辈也看年轻人,责任实质是在年轻人身上”

  “她答应来看我演出的……”红线女的学生、著名粤剧演员欧凯明哽咽不已。他说,直到去世前一天,老师依旧在为粤剧事业做着自己的贡献。“7日还有30多位学粤剧的学生去红线女艺术中心参观,老师好开心,还一句一句地教他们唱段。”

  贯穿近一个世纪的美丽,红线女的传奇从未老去。晚年,红线女将粤剧的传承视为自己的使命。“她认真地教一切愿意学习粤剧的人,不管谁,一说想学粤剧,她像吃了蜜糖一样甜,恨不得将所有的东西一股脑给你。”同样是粤剧演员的女儿红虹说。

  1998年,广州市政府投资兴建红线女艺术中心。艺术中心工作人员练行村说,红老师经常到大学、中学、小学甚至幼儿园,教孩子们唱粤剧。红线女常说,“粤剧看前辈也看年轻人,责任实质是在年轻人身上!”

  2013年11月26日,由红线女艺术中心主办的《粤剧情系我心》——广东粤剧学校78届40周年志庆晚会在中山纪念堂上演,红线女亲自担任艺术总监。演出当晚,国家一级演员、红线女入室弟子郭凤女说,“有红线女老师,才有我们这个班。当年是老师去番禺招我来,手把手教我唱戏、练功,才有了今天的我。”

  不仅是自己的学生,红线女也时刻关注年轻一代。在红线女艺术中心里,每到周末常常能见到,红线女手把手培养未来的粤剧“种子”。一些从三年级开始跟“红老师”学习的孩子,如今已经升到初三。为“南国红豆”培养新苗,是她的毕生夙愿。